人心不待,雨后艳阳 - 2015.5.31 | KaneSEO

人心不待,雨后艳阳 – 2015.5.31

海滩上搁浅的漂流瓶

——近来安好?

 ——还好还好!

 ——可有什么烦心的事?

 ——没有没有。<有,就现在……可我不想说>

你问我一声好,我未必报你一片真心。你的这声好有多重?我该给予多少的回复?

都是许久不联系之后的心态。你说,我应该对多少人袒露真心?而你自己又能做到如何?我们常说,真感情不需要长久、刻意的去经营,但我相信两个人可以很坦然跟对方说这话的时候,他们的真感情肯定是已经经过很久的考验的。所以呐,不要说一些以为理所当然的话,也不要以为自己会被多少人记着,也就不要以为你想干嘛就可以去干嘛,这世间没几个闲人,大家不一定有时间陪你疯狂。都忙着功名利禄呢,你得问问自己可以带给他们这些吗?

车票买了好几张,算算这周要坐的火车可能比我前面小半辈子坐的还多,仔细算算有四十多个小时,恐怖得很呐。我也有些期待,火车上的卧铺车躺着会感觉如何?无所事是的躺着,会不会很悠哉?但是我没有充电宝,手机电不够啊!愁死人了!朋友们都劝我坐飞机,好吧,我没那么多钱。好了,不要劝了,打折机票我也买不起。行程呢,三地奔波,期间有朋友希望我去一趟合肥,父母盼我回一趟老家,湛江那边也希望我早日抵达。所以呢,为了事业,还是早日南下为好。事业小成之日,定是亲朋欢聚之时,所以就不计较一时的别离吧。

不工作有六天了,时间很慢,因为过的很浑噩。天天算计时间,算计聚散,谨慎的算计着前途。到底能做到怎样,朋友们的鼓励很多。方方面面的,当然,其实我最希望的是,呐,物质上支助支助吧。谢谢各位,但愿我不负此心,不负尔等殷殷期盼。

——未完待续…5月20日于沪.普陀区

呐,这是我离开上海前想说却没有说出来的话,现在我把这些话真真切切的说给一些人听听。

下午两点多到的广州,六个小时的车程,八点启程。我早些年之前就说过,车站永远都是上演离别聚散的最好场景。我很欢喜徐祥同志在湛江火车站接我时的情景,我也很欣喜一品同志一早送我返程的情形。我抵达时见到的徐祥同志和我离开时道别的一品同志,这两个点,我恍惚回到了七年多前,那个暑假,也有着离别聚散,甚至一别七载有余。我又看到了七年多和四年多不曾变淡的同窗之谊、老友之情。如果过年回到老家,还能相聚,我必欣然奔赴。不过好像有些人未必会再回到那个小地方了。光阴荏苒,人心可待?

高铁往复,我坐在位置上,半个小时甚至十几分钟就会到一个小站,路途拖得过长,旅程稍显烦闷,天气比不得合肥、上海,热死人,太阳也烈。呜呼!想打个电话没有信号,所以看会书。要了杯咖啡,醒醒脑,提提神。但是书看着看着,神思就飞了……雷布斯说了什么,我也记不得。特劳特分析了啥,我也不明白。苏宁转型那么多年,任也重道且远。这个时代变化太快,而我还沉浸在十八岁的年纪里。

没有新经历,就没有新感触,就没有新领悟,就没有新思想,就说不出新的话、写不出新的文字,就说是心累了无痕。“呵呵”。流言止于智者,聊天止于“呵呵”。

明天一早的火车回合肥。“乡亲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胡汉三回来的时候多得是嘚瑟,但某种意义上说也还是有些得意的意味。其实我内心里真的会想着要是成功了没准心里也只是有嘚瑟而无其他。但是现在的我呢,只有泄气啊!路漫漫其修远兮,吾上下而求索否?今天我又静下心来坐在这里,我试着捋捋这些日子里的事情和心情。当一切的事情看似太过简单,感性胜过理性,仅仅凭着一股信任而做决定时,问题往往就要出来了。我怀着一片真心而来,带着一份失意而回。想必这就是我此刻的心境。下午跟父亲通了电话,简单交代了一下这些日子的经历,他老人家呢,只有一句话:把握好,年岁不饶人。可我感觉到的是他老人家的无奈。吾不孝甚也!

回到合肥之后,该何去何从?心里的杂念是该清除?还是要继续执拗?大凡有大才之辈才敢谈理想,我似乎没这个资格。尽管从小开始,我就很倔强、带点要强,但倔强和好强并不总是好品质。一定情况下,我是否真的敢于一直坚持自己?现在回想,我好像总是不计后果的在做着一些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不计后果,不惧以往,任性的相信明天会很美好。

苏门故人多风云,

吾辈岂敢求无名?

正是绝代好年纪,

君临天下显豪情。

此刻豪情不再,多显狼狈,手不握剑,杯不满酒,嚎啕呜呼。男儿徒有一腔血,难赴沙场着银靴。若是他日蹬战马,不惧生死意如铁。内心里有些恐慌,但又有一丝希望。今年没准真的会把北上广都走一遍,没准!嗯,真的没准。

——5月31日  于广州南站如家旅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人心不待,雨后艳阳 – 2015.5.31 | KaneSE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