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记忆-For Memory-2014.9.29 | KaneSEO

为了记忆-For Memory-2014.9.29

扬州瘦西湖一景

国庆节来了!要放假了!

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石头同志又一次走在了604其他五条好汉的前面,率先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石头成了石头王。

他的王后,我们都不了解…而且我必定会是604最后一个见到王后的人。但这只是历史的淡淡一笔,无关痛痒,不伤大雅。如是,我也就只能安然于此,听天命,行人事。

大凡不喜欢称呼别人绰号的人,都是有极高修养的人,比如我。绰号这东西多半有不好的意味。比如什么张胖子、李瘦子、王麻子等等等等,当然还有我这个矮子。当年因为这个我可是跟人较过劲的,不过打不过人家,我就仗着有死党相助,恶狠狠的威胁了一下那个瘪犊子。年轻时候不懂事,太过计较。

大多情况下,我都会喊石头同志的本名,张磊。当然这里并不是要说“石头”这个绰号有什么问题,毕竟我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初大家就这么称呼的,而且后来一直到现在,大家都乐于这么称呼。其实还是挺好的感觉。不过我个人还是不习惯,也许下次见面我会大喊一声:“老张,你好啊!”然后别过头,笑脸以迎:“见过嫂夫人。”

张磊同志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省外人,嗯,是的,他喜欢吃白斩鸡,而且当年是他带我去吃的肥西老母鸡。平生第一次。最后一次在合肥,12年元旦之后农历十一月或者腊月的日子里,张磊要自驾回扬州,那天晚上,又是吃的肥西老母鸡,喝了点劲酒,很愉快。那貌似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合肥的共餐。 都是回忆吧。

张磊,其实我还应该喊一声:“张大哥,新婚大喜,步步高升啊!”只是,终究应了那句身不由己,命不在手。“扬州多好的地方,扬州的老张多好的一个人啊”,我不希望我老了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感慨。搞得好像13年过后就没有再见过老张一面似得。

当年宿舍第一台电脑是老张买的,从此我就能吃饱饭了。因为再也不用扣钱去PS房玩实况足球了。说起玩实况,我很不地道。自不多言,明者自知。08年欧洲杯,我看比赛,老张看恐怖片。貌似有很多天,不过决赛老张没去。 然后大一后期,大家开始玩魔兽,是不是?我借了个电脑,跟老张局域网玩了一宿,结果还是没明白其中的奥义,也就没能跟上后来整个班级男同志的步伐。

614的时候,整个宿舍的集体回忆肯定是红警3VS3,一局基本上都很保守的玩上一两个小时。网费又贵,心情着实纠结。快乐还是最主要的。

现在就有那么些同志已经踏上了去扬州的旅途,明天晚上就是热热闹闹的一番景象,唉,我想喝酒了。老张啊,你说为什么我就来了老乡鸡呢,难道真是当年你请我吃了一顿老母鸡,就莫名被下了蛊不成。工作这玩意,唉唉唉…身不由己,身不由己,身不由己。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婚礼我能去参加,不知道有多少面孔再无机缘相见?

我又想回家了!我那可爱的老爸老妈回家了,不用去福建了。我呢,是不是应该…?工作还在那里,自己斟酌吧。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为了记忆-For Memory-2014.9.29 | KaneSEO

发表评论